熱點新聞網 匯聚海量國內、國際熱點新聞

河南焦作市社區事務“還治于民”調查:讓群眾學會“自己管自己”

2019-12-16已圍觀 來源:互聯網編輯:熱點新聞網

小區里,沒有大事,多是家長里短,雞毛蒜皮:門前誰掃雪?院里誰種花?

居民和物業更像一對歡喜冤家,合則親如近鄰,斗則各不相讓。離開物業也挺煩,家里好多事情沒人管,想過得舒心實在難。

業主對物業服務不滿,拒交物業費如何處理?老小區沒有物業管理,社區服務怎么解決?舊樓房室外加裝電梯,不同樓層怎樣收費才合理?

鄰里糾紛誰來管,居民難事怎么辦?一句話,這些芝麻一樣的小事,都是老百姓的大事。社區治理的“小故事”,透著國家治理的“大文章”。

焦作市社區事務“還治于民”的魔力,更多來自于居民自治。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群眾自己管自己”。

潘校長啃“硬骨頭”,連各單位門口的保安都混熟了

一個初冬的暖日,記者跟隨71歲的潘宜高老人,沿著樹影婆娑的林蔭小道,穿過一棟棟整齊美觀的居民樓,邊走邊聽他“顯擺”小區的“三個最”:

“最受歡迎的健身步道”——全長不過700米,居然也有“早高峰”和“晚高峰”,“我不去和大家搶,錯峰鍛煉”;

“最溫馨的老年之家”——這里是醫養中心,那邊還有餐廳、活動區、休息間,“就像高檔療養院一樣”;

“最熱鬧的小區游樂園”——記者順著老潘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人頭攢動,有人在唱歌,有人在學戲,還有中老年人在跳廣場舞。

不時有行人跟他打招呼,親切地稱他“老潘”,也有人叫“潘校長”或“潘主任”——這位退休前的中學校長,現在作為“純民選”的小區業主委員會副主任,每天都在小區里巡查,就像原來操心他的學校一樣。

誰能想到,眼前這個其樂融融的錦祥花園,幾年前卻是全市出名的“上訪小區”。提起那段日子,老潘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

治理后的錦祥花園小區。

2005年建成的錦祥花園,位于河南省焦作市中心城區,毗鄰萬達廣場,距離市政府不過幾百米。小區共有住宅樓70棟,居民3205戶。

如此繁華的黃金地段,卻沒給錦祥花園帶來好名聲,購房者避之唯恐不及。當時流行一句話:“錦祥不和祥,花園變草園。”

由于開發商未與電力部門交接,小區變壓器一直不穩定,用電高峰時停電成“家常便飯”;冬季供暖管網維護不力,三天兩頭停暖;小區治安混亂,有一年光電動車就被盜1000多輛;有的住戶侵占公共用地,種菜、種樹、私搭亂建……

“頭些年,小區居民沒少吵架。和政府吵、和開發商吵、和供暖公司吵、和物業吵、和鄰居吵,吵得亂糟糟不可開交!”老潘說,尤其物業公司和業主之間,矛盾不斷激化升級,不到10年換了5家物業公司,物業費最低只能收上來1/5。

2014年,隨著最后一家物業公司撤出,小區徹底陷入癱瘓——大門前垃圾堆積如山,小區里停水停電。小區居民既鬧心又惱火,堵路、上訪成為常態……

錦祥花園成了焦作市最混亂的小區之一。

“就從錦祥花園這塊兒‘硬骨頭’入手!”轄區老舊小區多,群眾改善生活環境的需求迫切,焦作市決定將小區樓院作為社會治理創新的切入點,提升群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

錦祥花園所在的解放區委、區政府,召集街道、社區和居民一起商議,與其吵來吵去,不如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讓小區居民“當家做主”管好樓院“自家事”,共同下好社區治理“一盤棋”。

首先,以樓棟為單位選出樓長,再從樓長中選出業主委員會,最后選出主任、副主任。社區所轄3個業主委員會17名成員中,黨員就有11名。老潘沒想到被居民推選上來,還被選上副主任,要帶頭來啃這塊兒“硬骨頭”。

為盡快解決物業管理癱瘓問題,在區委區政府直接推動下,由社區、專家、業委會三方聯合,對8個投標物業公司現場打分,經過兩輪篩選出得分最高者。最后,經業主代表大會表決通過。

對于居民的訴求怎么辦?“經過協商,誰家的孩子誰抱走。”老潘他們把小區居民100多個訴求,分成了14大類,明確8個亟須解決、6個暫緩解決。至于哪些劃歸政府、物業或居民來解決,也都一一劃清責任邊界。

由于錦祥花園開發商遺留問題較多,業主委員會同社區黨委向有關部門反映,積極爭取上級資金等支持,分步對小區進行改造升級,居民反映強烈的環境衛生、停暖、停水、停電、車位、亂搭亂建等問題,都一一得到解決,還相繼建成了健身步道、老年之家、小區游樂園。

“位置大家選,主意大家拿,建成啥樣大家說了算!”老潘特意從抽屜里拿出了一份業主委員會的總結材料,其中有一組數據很顯眼:對外溝通匯報156次,撰寫問題請示報告50余份,在幾十個單位之間穿梭協調。

老潘笑著說:“前兩年,哪個部門領導叫啥名、長啥樣,甚至平時愛走哪條道,我們都摸得門兒清,連各單位門口的保安都混熟了。”

除了黨委政府主導、居民主體推動,第三方力量也參與進來。生活邦、樊登讀書會、螞蟻力量等10余家社會公益組織,相繼入駐錦祥花園。人們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加入一個個小社群,像一團團火焰烘暖了這個昔日紛亂的小區。

社區還組織成立了紅色家園、梨園之家、快樂乒乓3個“幸福樓組”,飛躍歌舞隊、太極拳協會、書法協會等10余個興趣小組。這些團體帶頭清理亂堆亂放,主動參與志愿服務,錦祥花園真地變成了一個“和祥花園”。

“錦祥由亂到治,再由治到美,越來越像一個‘家’了!”老潘說。

“老有理”先出難題后講理,連欠的衛生費一并交了

與錦祥花園一樣,眾多小區的治安好了、環境美了、心氣順了,離不開這些像老潘一樣熱心的“管事人”。他們操心受累,就是想讓居民能感受到家園的溫馨。

讓居民自己管樓院里的“自家事”,破解老舊小區管理難題,成為焦作市基層治理的突破口。這里有物業的小區,選出的居民自治主體叫“業主委員會”,沒有物業的小區,選出的就叫“居民議事會”。

采訪中,有兩件事引起了記者的關注:一件是“‘老有理’交物業費”,一件是“老舊小區加裝電梯”。

樓院工作不好做,往往“收費難”最常見。在焦南街道釀造廠四號院,居民議事會主任夏國喜就碰到了一個“硬茬兒”。

居民議事會成立后,老夏帶著大家風風火火干,幾個月工夫,院子收拾得有模有樣。依據居民們提出的建議,議事會決定全院設立門崗費用平攤,有一位人稱“老有理”的居民卻拒交費用。

第二天,老夏專程拜訪“老有理”。

“設門崗為全院居民服務,家家戶戶更安全。如果都像你一樣不交管理費,那咋行?”老夏開門見山,曉之以理。

“能先把樓道里大缸搬走么?”“老有理”也挺直接:“這么擋道亂放沒人管,上下樓都不方便。”言外之意,連家門口的事都沒解決,就別提院門口的事了。

被將了一軍的老夏二話沒說,轉身出門。干啥去?搬缸。老夏找到缸的主人,免不了再三動員,還幫著搬挪,忙活了一下午。

第三天,老夏再次登門。隔著門,屋里傳來動靜:“那是誰家的自行車,常年戳在人行道上不動彈,不怕影響大家走路?”

哦,老夏點點頭。他又找到車的主人,好歹勸人家把自行車給賣了。

第四天,老夏又登門。屋里又傳來聲音:“和人家新建的小區比,咱這院子衛生差距太大了。”

三番五次,議事會其他人不干了:老舊樓院,怎么能和新小區比?簡直是雞蛋里面挑骨頭!老夏則安慰大家:“權當是居民對我們高標準、嚴要求了。”

接下來第五天、第六天,院子里花草擺放不整齊、亂貼小廣告等“老有理”反映的問題,都被老夏領著大家一一解決了。

第六天,不等老夏敲門,“老有理”主動把門開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說:“門崗管理費,還有欠的衛生費,我一并交了。”

“還有啥意見接著提,甭客氣。”老夏回應。

下樓的時候,老夏聽到樓道里傳來對方的高聲稱贊:“修下水道、安裝煤氣、整修院子,你帶著大家干得真不錯!”沒想到,“老有理”原來也講理。

收物業費難,給老舊小區加裝電梯,更是一件麻煩事:低層和高層費用怎么分攤?居民是否介意遮擋和噪音?底層是否同意電梯占用空間等等,往往各層住戶利益有別,訴求很難協調。

在焦作市第一個加裝電梯的老社區——沁園小區,記者見到了居民議事會副主任王青云。

“電梯在5號樓1單元,我帶你去看看。”60多歲的王青云邊走邊說,“這個小區是2005年建成的,過去長期缺乏管理,環境臟亂差,居民意見大。前兩年道路坑坑洼洼,后來連衛生都沒人打掃了,我一度都想搬出去住!”

院子里,銀杏樹葉子正黃,微風輕吹,有幾片飄飄墜落。鮮花點綴道路兩邊窗前屋后,幾個輪胎改裝的魚缸格外雅致,幾尾金魚在內優哉游哉。

治理前的沁園小區,垃圾堆在院子里無人處理。

治理后的沁園小區,環境干凈整潔。 均為資料圖片

“以前到處是菜園,我們統一規劃后,鼓勵居民把自家綠植盆景擺出來美化小區。”她說。

在一座6層單元樓外面,高大的電梯框架,明亮的玻璃,看起來非常顯眼。這陣子,來沁園小區參觀的人很多,那些沒解決好電梯加裝的小區,都在問有啥好經驗。

協商解決唄!王青云回憶說,先商量安裝的問題。議事會了解到,5號樓居民想安裝電梯。于是,挨家挨戶征求意見,戶戶簽字同意后,再公示出來。

既然大家都同意,就是如何安裝的事情了。1樓、2樓住戶說“用不著”,那就不設電梯出口;3樓到6樓,則各設一個出口。6樓居民馬保國主動牽頭,他住得最高,意愿最迫切。

接下來,社區、議事會和居民聯合招標,從6家公司中選了一個“價格較低,質量最好的”。8戶居民分攤23萬元電梯安裝費,從高層到低層費用依次減少。議事會負責申請政府資金補貼,解決維修以及用水、用電費用。

從今年5月份籌劃,到8月份電梯投入使用,歷時僅3個月,居民非常滿意。

“只要一個環節做不到,電梯就裝不了!”王青云自豪地笑著說,“我們小區物業費多少你猜猜?每平米才兩毛錢,想不到吧?!”

在焦作,樓院每當有項目啟動,居民議事會都反復征求居民意見——把居民意見收集上來,將初步方案公布下去;再把對初步方案的建議收集上來,將最終方案公布下去;把對落實情況的反饋意見收集上來,將整改情況公布下去。

這里還有一個“硬杠杠”:居民同意率低于80%,項目不得進行。焦作市采用這種辦法,解決樓院基礎設施老化、安防設施滯后等民生問題2萬余個。

當地居民還自編了一個順口溜:“議事會,作用大,樓院事務全靠它;大小事,群眾議,群眾自己管自己;張家長,李家短,議事會來全都管;有糾紛,有矛盾,左鄰右舍來化解;樓院事,俺參與,科學民主有規矩;我選他,他為我,美麗樓院結碩果……”

“花奶奶”被花兒拴住,“草園”重新變“花園”了

眼看著議事會成員跑前跑后,居民們坐不住了,紛紛行動起來。他們把小區管理當成自己的事,而不再只是政府和物業的事,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在錦祥花園小區,提起“花奶奶”李貞,幾乎無人不知。無論春夏秋冬,人們看到的都是她種花的身影。

12月11日,記者見到小區里和大家一起唱戲的李貞,她穿著黑白格子大衣,圍著粉紅色的圍巾,皮膚白皙,笑聲朗朗,怎么看都不像66歲了。

“當時垃圾遍地,野草叢生。有人說風涼話,錦祥花園成了‘錦祥草園’!一下子把我激起來了,從那以后我就開始種花。”和老潘一樣,李貞經歷了錦祥花園小區由亂到治的全過程。

李貞在自家樓下的花池里,種滿了月季、玫瑰。為了種花,她經常手上被扎滿了刺兒,滿身泥土都沒法進屋。春天一來,花池頓時姹紫嫣紅、花香撲鼻。見小區居民喜歡,她又往別的樓下花池里種。

“這花兒把我拴住了,連去海南旅游都不放心,誰摘一朵我可心疼呢!”居民誰想種她免費育苗,指導大家一起種。

鄰居們有的供應化肥,有的支援塑料布,一起為被譏為“草園”的“花園”正名。

現在,錦祥花園小區里,有一個20多家人組成的“義務種花小組”,李貞是“組長兼技術指導”。每到春夏,在錦祥小區角角落落,上千株玫瑰和月季競相開放。

讓家園變花園的還有沁園小區的“生活達人”王炎秋,變廢為寶是他的特長。議事會看著樓道內堆放的塑料桶、木架等廢品,正發愁怎么清理,恰巧王炎秋經過,他左瞅瞅、右瞧瞧,“扔了多可惜,交給我吧。”

他的手真巧,叮叮咚咚幾下子,一個個像模像樣的花盆就出來了。再搬到院子里,種上花花草草,儼然一個小花園。

居民們真算開了眼,又把舊輪胎送到了他家里。小輪胎改成凳子?大輪胎改成桌子?大家紛紛猜測著。

誰料,驚喜連連。舊輪胎竟變身成精美魚缸,五彩玻璃做背景,插上增氧機,養上金魚,十幾個齊齊掛在院子里,成為樓院里的一道亮麗風景線,誰見了都叫好。

在他的帶動下,沁園小區居民掀起了廢舊物品再利用競賽,既保護了環境,又美化了家園。居民一個勁兒夸他,他嘿嘿一笑:“都是小把戲,跟議事會相比,這才哪到哪兒呀!”

“大嗓門”愛管閑事,成為“中國好人”

在民生街道中醫藥學校家屬院,有一句順口溜:“大街有事找警察,咱院有事找海霞。”

海霞是誰?

今年57歲的李海霞,是個大嗓門,愛管閑事,文化程度不高,脾氣還暴躁,以前是大家眼中“不好惹”的人物。

看到身邊居民都參與建設“美麗樓院”,在院里住了30年的她也不甘人后,每天凌晨4點起床,不僅把周邊6個樓院打掃干凈,還把23個垃圾桶做一遍保潔。

樓院只要有什么事,現場絕對少不了李海霞的身影:半夜幫助把犯病的居民抬上救護車;配合執法民警了解小區租房情況;聯系消防隊清除房頂危險懸掛物;幫助調解各種鄰里糾紛……因為愛管“閑事”,她受到小區560余戶居民的一致稱贊。

當初整理亂墾亂種時,有一戶老人不肯砍掉自家石榴樹,好話說了一籮筐,就是說不通。海霞跟老人掏心掏肺講道理,最后打包票說:“以后每年石榴上市,我每天給您買一斤,直到大街上沒人賣了。”這句話把老人打動了,同意砍樹。

2016年10月,李海霞被中央文明辦評為助人為樂類“中國好人”。近年來,僅焦作市解放區,就有13名居民入選了“中國好人榜”,8名居民榮獲“河南省道德模范”和“感動焦作人物”稱號。

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上白作街道河陽社區金芳樓院的“五朵金花”遠近聞名:這5位議事會成員都是女性,分別對樓院的環境衛生監督、文化服務、矛盾調解等長效服務進行了分工。

“文明之花”馮艷春,作為議事會主任創作了“院歌”——《美麗金芳之歌》,每個居民都能唱上兩句:“路修好,燈亮了,小偷看見監控逃跑了……院風來,家訓到,豐富多彩樓院文明和諧好……”

“和諧之花”蘇秀玲,不管誰家遇到了困難,都會盡其所能給予幫助,涉及公共利益的事兒,更是毫不含糊。樓院的公共照明線路年久老化,蘇秀玲拉上自己的丈夫,重新鋪設了公共照明線路。

“整潔之花”劉春玲,放棄了安逸休閑的退休生活,每天堅持打掃園內衛生,引導居民分類投放垃圾,樓院的干凈整潔她功不可沒。

鄰里之間有了糾紛,找“法治之花”張春玲,她既講法律又講情理,在她的努力下,小區鄰里和睦、其樂融融。

老舊樓院沒有門崗,缺少必要的技防設施,治安問題一度比較突出。“平安之花”張玉梅的“綻放”,給樓院的居民們吃了一顆“定心丸”。她每天帶著紅袖頭在樓院內巡邏,看到陌生人走進樓院,都會仔細詢問。

金紡是棉紡廠家屬院,在“五朵金花”的帶動下,女職工們紛紛要求加入議事會。大家做事心也齊,一說改造車棚電路家家戶戶都集資,一說打掃衛生立馬出來好幾家。居民喬冬玲大姐說:“我們現在是‘滿園金花’了!”

目前,像李海霞和“五朵金花”一樣,焦作市有1500余人組成的矛盾排查和人民調解隊伍,長期工作在社區樓院。他們累計排查化解矛盾糾紛4.7萬余起,筑牢基層穩定的第一道防線。

焦作市把這種實踐中摸索出的治理辦法,總結為“334樓院協商治理模式”。

焦作市委書記王小平說:“通過這一模式,把樓院事務管理的決策權、參與權、實施權和監督權交給全體居民,進一步發揮群眾的主動性和創造性,使與居民生活息息相關的環境、治安、衛生等問題逐步得到了解決,實現了‘愛在樓院、美在樓院、安在樓院、樂在樓院’的目標。”(記者盧剛)

特码一码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