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新聞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股價估值遭下調至0元 酷派求生從業績跳水到賣地回血

2019-06-22已圍觀 來源:互聯網編輯:熱點新聞網

周昊

6月初,沉寂許久的酷派集團(02369.HK)在其大陸官網上公布了一款名為炫影N10的新機;數日之后,易方達基金對旗下證券投資基金持有的酷派集團估值下調至0.00 港元/股,但這兩條酷派的動態在資訊爆炸的手機圈并未掀起多少漣漪。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從當初的聲名赫赫再到如今的“冷遇”,短短五年間,酷派的市場地位便發生了一個大反轉;結合其現有的國內環境以及布局美國的業務重心來看,這個曾屬于“中華酷聯”四小龍之一的品牌在國內已不再風光。

從業績跳水到賣地回血

2019年3月31日,謀求在港股復牌的酷派接連公布了2018年中期報以及年報,而這份財報與其早年間的輝煌已無法相比。2018年,酷派營收12.77億港元,期內虧損4.1億港元,流動負債超出流動資產約11.63億港元,資產負債率超過80%;在各項業務全面收縮的背景下,酷派在財報中還披露稱面臨著賠償部分供應商1.47億港元的民事申訴。值得注意的是,與2017年虧損27億港元相比,2018年酷派的虧損額度已經大幅收窄,酷派在財報中并未披露虧損大幅收窄的原因,僅表示虧損源于智能手機市場競爭劇烈及公司出貨量減少。

作為“中華酷聯”中的一員,酷派手機在3G向4G的過渡期之間曾風光無限。2012年,酷派全年銷售額超過100億港元,隨后在2014年更是達到了249億港元的最高峰;2015年收入雖然銳減100億港元,但該年度稅前凈利依舊有23億港元。然而到了2016年,酷派開始陷入巨額虧損,公司營收也連年腰斬,其手機業務也陷入泥潭。

業績下滑帶來資金的緊張,酷派開始頻繁賣地以緩解資金壓力。2017年,酷派靠出售地塊獲得人民幣4000萬元;2018年7月,酷派再次通過出售地塊回血2.38億港元。今年4月25日,酷派又發布公告稱將西安一地塊的土地使用權及地上在建工程出售給西安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土地儲備中心,作價2.36億元;此次交易能夠為酷派帶來5200萬元的凈收益,相應資金主要用于美國市場的推廣、新技術的投入以及補充營運資金。

事實上,除了資金緊張外,目前的酷派還進一步面臨著被港交所摘牌的風險。自2017年3月31日停牌以來,如今酷派停牌已經超過兩年。根據港交所2018年新規,對于連續停牌18個月的證券,港交所可以對其進行摘牌,該新規于2018年8月1日生效,對于生效日期前已停牌的證券發行人有一定的過渡安排。目前,酷派向港交所提交的復牌申請仍處于審核狀態,其股價依舊為停牌時的0.72港元/股,總市值36.24億港元。

錯失良機

“酷派最火的時候,店里一個月能賣出上百部,但現在店里已經沒有酷派的展臺了,”廣州市天河城商圈一位運營商門店的工作人員向記者講道:“早幾年酷派出的都是千元機,但如今消費者開始追求高端機,日常的合約機消費者也鐘愛中高端產品,千元以下的產品基本屬于贈送范圍,如今很少有消費者主動購買,而且我們店里也沒有酷派的產品。”

對于依靠運營商業務發家的酷派而言,如今線下雪藏、線上幾乎無人問津成為這個品牌的常態。目前,京東自營商城里有三款酷派手機在售,售價均在600元以內,其產品熱度與友商已不可同日而語。

事實上,在品牌熱度還未衰減的2015年,酷派本身有著廣闊的市場機遇,但兩次失敗的合作卻最終拖垮了酷派前進的腳步。

2014年底,奇虎360出資4.09億美元與酷派成立合資公司奇酷,奇虎360持有奇酷公司45%的股權。根據當時協議,奇酷負責互聯網手機,酷派則專注于運營商與零售渠道。然而2015年6月,同樣是做互聯網手機的樂視以21.8億元入股酷派,一躍成為第二大股東,這也直接引發了奇虎360的抗議。最終,此事以奇虎360獲得奇酷75%股權而告終,奇酷與大神這兩個手機品牌隨奇虎360而去,但酷派卻因與奇虎360訂立的股份調整框架協議交易產生預期虧損約18.9億港元。

與奇虎360的分手并非終點。2016年6月,樂視再次購買酷派11%的股份,成為酷派第一大股東。同年8月,賈躍亭成為酷派董事會主席,而前華為榮耀總裁劉江峰的加盟讓當時的酷派亦稱得上兵強馬壯。當時,劉江峰還提出了五年內的三大翻身目標,即五年內酷派銷量過億,酷派手機重回行業第一,酷派集團市值過千億。然而,這一翻身計劃隨著樂視的爆雷而夭折;在樂視虧本清倉酷派股權后,被拖累的酷派先后被多家銀行起訴,資金鏈驟然告緊直接影響到了產品的發售周期,致使酷派在慘烈的市場競爭中逐漸銷聲匿跡。

困境之中的酷派最終引入地產商京基集團,目前京基集團創始人陳華之子陳家俊持有酷派17.83%股權,為酷派第一大股東;已經退休的創始人郭德英持股9.20%,為酷派的第三大股東。2019年初,酷派前CEO蔣超及中國區負責人張科離任,陳家俊接任酷派集團執行董事兼總裁,原酷派和樂視背景的人員已悉數離開。

放不下的運營商

回顧酷派的興衰歷程,運營商在其中均扮演了極為重要的作用。作為國內最早接觸安卓的廠商之一,酷派曾憑借獨有的雙卡雙待技術在3G時代初期贏得了運營商的青睞,彼時運營商出于對搶占客戶的需求,曾對合約機進行了大范圍的補貼,當時酷派一些售價千元以上的機型補貼價甚至能超過一半。但隨著2014年運營商補貼逐步取消,酷派的產品便在同類競品中失去了優勢。

現如今,面臨生存壓力的酷派依舊將運營商渠道當作自己的最后壁壘。

在2018年年報中,酷派表示將繼續與本地運營商穩固合作關系,并持續在運營商渠道推出低端智能手機,以協調運營商的多樣化布局。另外,目前酷派所倚重的美國市場,其焦點也依舊停留在運營商層面。

張科曾向記者表示,線上電商與線下運營商對于定制機的需求依舊存在,酷派會根據客戶的需求量身定制產品,爭取在國內通過運營商渠道先活下來。不過就記者近日在線下運營商門店走訪的情況來看,已經沒有酷派手機被展示在外,而酷派方面也拒絕就運營商合作等相關話題接受采訪。

與中國市場相比,美國市場上絕大部分手機均是通過運營商所銷售;目前,酷派在美國市場的收入在集團內的占比已經超過80%。而此前酷派高層也向記者透露,酷派已與美國前五大運營商中的四家取得了正式合作,酷派在美國的業務團隊也快速實現了本地化。

此外,對于時下最為火熱的5G概念,酷派亦有相應的布局。2018年10月,酷派便加入了中國移動終端公司、中國移動研究院主導的“5G終端先行者計劃”,根據該計劃,酷派將在2019年發布首批基于芯片的5G終端產品。在美國市場,酷派方面也曾提到在2018年8月,T-mobile及Metro PCS(兩家均為美國運營商)的高級管理層曾訪問了酷派集團的總部,就酷派在美國的5G道路發展及5G商業計劃進行了交流。

不過有產業鏈人士向記者提到,目前國內5G進度加快,對終端廠商的綜合實力要求很高,以酷派目前的體量已經很難成為第一批廠商,需要在后續批次中予以關注。

特码一码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