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新聞網 匯聚海量國內、國際熱點新聞

從《追我吧》看綜藝里的“大制作”

2019-11-14已圍觀 來源:互聯網編輯:熱點新聞網

浙江衛視《追我吧》終于在上周五晚開播,這檔集結了流量明星的大制作,終于在Q4給了粉絲一個交代。

節目邀請陳偉霆、范丞丞、黃景瑜、宋祖兒、蕭敬騰、鐘楚曦擔任常駐嘉賓,組成“追我家族”,與追逐團在都市CBD中展開一場“你追我逃”的追逐戰,最終爭奪榮耀勛章。

從節目模式上看,這是國內首檔夜景追跑競技類真人秀節目。這個概念拓寬了競技類節目的題材,投資成本過億,又是浙江衛視一場重中之重的大制作。

緊張卻不激烈的“追逃”戰

節目的概念很簡單,就是“貓追老鼠”式的賽跑類游戲,邀請明星和素人上演一場追逐戰。當觀眾開始期待后續節目中的層層懸念時,節目用直截了當的方式告訴你:別想太多,跑就對了。

沒有劇情設計、沒有復雜游戲,整檔節目最大的看點就是七位明星組成的“追我家族”能不能被素人追上。從第一期節目來看,這個答案幾乎是肯定的,每一位明星基本都能被素人追上。

首期節目中的素人嘉賓來自各行各業,有健美冠軍、專業運動員、特警、格斗冠軍等等,他們身體素質過硬、體能非常優異,所以即使在晚出發60秒或者80秒的情況下,依舊可以迅速追上明星嘉賓。追逐方和逃跑方的實力不均等,在最初就鋪墊了觀眾意料之中的結局。

而節目“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把這種“追得上”合理化成“追不上”。當素人與明星之間的距離急速縮短,節目立馬切換場景,進入到下一個裝置比拼,同時將路線圖隱形。眼見只有50米的距離差,一下就變成了“你先跑,我等等再追你”的情形。

范丞丞作為首位出發的明星,節目需要他帶領觀眾了解夜跑路線和整個裝置場景,所以直到最后的高樓,他才因恐高而放棄。此時的素人嘉賓恰好追上,完成了最后的爬樓速降任務,給觀眾一個看似“完美”的結局。

而在吊威亞爬樓和速降環節,速度也全憑導演組的決定。爬樓登頂的速度是威壓的提升速度,在陳偉霆和、黃景瑜和的爬樓比拼環節,節目反復給觀眾制造視覺上的高度差異,但細看大景不難發現,兩邊的威壓提升速度還是稍有差異。

雖然為了節目效果,這些可以被理解,但是當追跑競賽成為一檔節目的核心內容而無法被觀眾信服,內容自然不會好看到哪兒去。這種表面看似邏輯無誤,實際漏洞百出的情節,不僅會消解觀眾的熱情,更會讓節目整體走向越發奇怪。

斥巨資的“大制作”

這場追逐戰最大的特色,其實就在于裝置場景的大制作。節目組耗資一億包下一座城,把酷炫大型裝置落地在寧波的CBD中。為了“不可復制”的實景體驗感,節目將時尚與科技相融合,用創新提升了國內綜藝舞美設計的整體水平。

室內場景的舞美燈光搭配VR等科技手段,整個節目呈現出市場中前所未有的高端科技感。室外路線圖中的挑戰關卡,有迷宮一樣的巨型蜂巢,也有平衡滾筒,每一項都是新的體能考驗和挑戰。

由于裝置設計復雜且成本較高,所以裝置的重復利用在所難免,首期節目下來,巨型蜂巢和搖擺竹林被反復挑戰。這一點難免讓人擔心今后節目中挑戰關卡的重復率,如果都是一樣的設計,那節目的看點將會難以維系。

在華麗的場景下,這樣的“你追我趕”似乎并沒有達到觀眾預期的效果,節目正片還沒有先導片的劇情演繹有趣。所以,接下來想重點和大家探討一下,這樣的“大制作”對于一檔節目究竟有沒有用,什么樣的“大制作”才真正發揮作用?

提到“沒用的大制作”,首先想到的是韓國這檔忍笑類真人秀《player》,節目至今已播出17期,每一期內容幾乎都被觀眾認定為是“沒用的大制作”。因為節目的場景設計、重量嘉賓的邀約也都是斥巨資才達成。而這對于一檔忍笑類節目似乎沒有太大意義,因為每期的競演秀也都是一場特殊主題下的假定。

節目設計的主題,基本都是源自韓國的經典綜藝,從早期的《家族娛樂館》到近幾年大熱的《Produce101》,《player》對每個時代的優質綜藝都進行了場景復刻。除此之外,還邀請到參與過節目的明星選手、各領域的重量級嘉賓。

比如在《Produce101》主題下邀請到rapper大神BewhY、歌手金煙雨、神童等明星作為導師,《家族娛樂館》邀請到了原版主持團隊、《show me the money》主題下重量級rapper組隊到場等等。每一個主題下的高端場景設計,搭配頂級嘉賓,共同讓這檔綜藝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大制作”。

這樣的高配設計從實操層面來說的確“無用”,因為不論是選用哪檔節目的創意,原來的節目都不會按照《player》的邏輯來設計嘉賓和賽制規則。場景最大程度的還原,既不會促成停播節目重新復播,也不會讓這些綜藝笑星成為某一場競演比賽中的真實贏家。

但是對于這檔節目而言,正是因為這樣“沒用的”大制作才讓節目策劃更加真摯和好看。明星玩家可以在這樣的高端場景里盡情享受不一樣的玩法和樂趣,特定場景的體驗感會激發明星本身的創造力。笑星與其他各領域專家的互動合作,成為節目最大的看點之一。

所以,不論是場景舞美還是特邀明星,這些元素都是為了服務于節目里的固定嘉賓,最終突出的還是人物個性和人物關系。場景再過華麗,《player》最終都沒有忘記“人”這個核心。

而回看這檔《追我吧》,室外大場景的設計究竟起到了什么作用恐怕很難去判定,因為這檔節目本身就是在突出環境。七位明星的個性都可歸納為:勇于挑戰自己。明星之間難以看到合作,個人戰而非團隊戰就減弱了成員之間的聯系,全程節奏的推進都是由明星和主持人在監控屏幕一端的嘶吼“快跑”而達成。

明星的個人能量在這樣的大型裝置中耗盡,全程只能看到明星嘉賓不斷喘氣,體力透支后無法再期待其他情緒反應。最終就只剩觀眾大呼一聲:這是一場“好累”的比拼。仿佛這檔節目的意義就是讓觀眾親眼見證明星在節目中耗盡體力。

所以“大制作”對場景的突出弱化了節目對明星個體的關注,內容之間的元素也顯得相互割裂和分離,才會使這場“大制作”沒有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最后想說,綜藝市場不可追捧所謂的“大制作”,所有的制作手段最終都應該是服務于內容本身。一旦“虛勢過大”而消解了節目制作的核心,就必然不會贏得觀眾的掌聲。

特码一码公式规律